仁本追求——讓城市因我們更加文明,讓社會因我們更加和諧。

浙江仁本物業管理有限公司

浙江仁本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聯系方式
?

萬億級的市場誰都拿不下,“互聯網+”在物業管理領域失效了嗎?

      隨著互聯網創業的大潮起了又落,很多曾經萬人追捧的行業也已經從天堂落入地獄,O2O從當年的盛極一時到現在的談之色變,讓人唏噓不已。前些天跟一個投資界的朋友聊天,說起了現狀,我給了一個定義叫做“概念缺失恐慌”,無論從媒體還是創業的者的角度,連個可以吹噓和作為談資風口都找不到了,也是可悲可嘆。

      然而,還有一些領域,市場規模巨大,但從未真正進入主流互聯網創業領域視角。比如說我們今天要談到的物業管理領域。物業管理的互聯網化早早的跟隨互聯網的發展上路,這個接近萬億級的市場,如此剛需高頻的服務,在互聯網化探索的道路上,究竟進展如何?

      在深入了解物業公司的現狀,考察了物業管理軟件互聯網化、移動化的過程后,筆者發現之所以在市場體量如此巨大的市場中,沒有一家能夠突出重圍,確實是有原因的。以下三點是大部分公司在物業管理的“互聯網+”的探索中主要問題。

      第一,傳統物業公司還是互聯網創業公司,誰更適合這個市場?

      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,在這個行業中,到底是傳統物業公司自我升華,還是被外行顛覆,恐怕各有各的想法。實際情況是,目前這個行業中的互聯網創業公司嘗試的不少,走出一條路的并不多。

      原因其實很簡單,互聯網創業者的思路一般都是以搭建平臺為目標,前期整合中小物業公司管理的業主資源,有一定用戶體量的情況下,整合周邊商鋪或者加上自營項目,以社區電商為盈利重點。

      這類公司自身的缺陷十分明顯,它們中的大部分物業服務經驗和意識都較為薄弱,沒有服務做支撐,很難讓消費者真正的買單,大部分情況下,物業管理軟件的打開率都成問題,更不用說電商轉化率和盈利的問題了。

      反觀傳統物業管理行業,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進入中國,從深圳,到現在家喻戶曉,磕磕絆絆已有三十五個年頭,但是在互聯網化的這條道路上,大部分傳統物業公司的探索也是最近5年左右開始的。

      在物業服務方面,肯定是更有經驗,但也存在自己的問題,一個是服務模式比較重,擴張速度跟互聯網公司比起來可以用緩慢來形容。

      另一個是轉型困難,這點在筆者的另一篇文章《一個職業經理人的思考:傳統企業轉型的路與坑》中有過詳細的描述,為文章發表后,有很多從業人員聯系我,表示有相同遭遇,其中就有很多大物業公司的員工及高管,在此處不再贅述。


      第二,該怎么定位,做工具還是平臺,走高端路線還是中低端路線?

      同樣是以物業管理的軟件切入,最終究竟定位成移動化物業管理工具還是社區綜合服務平臺,其實跟創業主體很有關系,很多國內知名的大物業公司都以工具為切入點。而互聯網創業者,更多定義成平臺。兩者的區別很明顯,一個講究的是內控,主要作用是提高物業管理工具的效率和服務質量,另一個講究的是整合物業公司和周邊社區服務,形成社區綜合服務平臺。

      兩者其實各有各的問題,做工具的,模式不好復制,自身擴張速度會受到很大的限制,原因很簡單,對于這些大公司來說,軟件系統只是物業服務的外延,真正核心的產品還是物業服務體系和物業服務人員的具體服務能力。做平臺的,由于講究快速擴張,整合中小物業公司本身的服務能力又差,服務質量又很難保證,所以用戶接受程度較低。

      說到服務質量,實際上是由服務成本做保障的,投入的人力資金更多,服務水平提高的就快。那自然就引出了下一個問題,究竟是定位高端市場,還是中低端市場?高端市場對于服務質量的要求高,收益也高,但是目前高端的盤比較少,只能等待消費升級的趨勢發酵成長,市場需求的大量成熟才有大規模擴張的希望。

      反觀中低端市場的基數大,擴展空間大,容易形成規模。但是業主對于物業服務的需求并不是很強烈,甚至很多低端小區的業主認為物業公司是可有可無的存在。更有甚者,筆者在一個三線城市見過,整個城市的物業公司普遍服務口碑普遍較差的情況。物業費欠繳,物業公司與業主的對立如家常便飯,這樣的市場,作為整合服務商進入的難度可想而知。

      具體該如何抉擇,恐怕難倒了很多物業公司,目前大家在產品方面來回搖擺,互相滲透的現象也就可以理解了,大趨勢是,做內控的逐步平臺化,做平臺的逐步強調內控,這也從側面反映出定位的難以抉擇。


      第三,怎么實現盈利?

      這其實是重要的問題,之所以放在第三個說,是因為需要前面的問題進行鋪墊。按照前面說的,傳統物業公司做內控型的移動化產品,主要是為提高自身服務質量,盈利方式也偏向傳統的物業服務收費方式,這種方式雖然增長緩慢,卻是有切實可行的盈利點,但是想做到快速擴張確很困難。

      而作為做平臺產品的互聯網公司,主要的盈利可能來自于以下幾個方面:

      廣告,分為一般廣告模式和搜索廣告模式。一般廣告模式,即每個小區周邊商戶的廣告投放,或者品牌產品的全小區廣告投放,收取廣告費用。搜索廣告,指小區周邊洗衣、家政、維修等服務企業,可以進行付費排名展示,收取廣告費用;

      傭金,作為第三方,為物業公司、小區業主提供服務收取報酬,詳細的收費方式需要進行探索;

      銷售自己的服務,平臺用戶數據量增大后,可以對用戶的日常行為進行分析,找到用戶的高頻需求,對某些高利潤產品可以進行集中采購銷售或提供自有服務,賺取利潤;

      開放API,開放接口。獲取大量用戶后,可以對物業服務類的其他平臺,如社區O2O,家政服務等類型的平臺開放接口,收取費用。

      看上去手段多樣,但是有一個大前提,就是足夠的用戶基數和用戶活躍度,如果用戶基數不夠,而產品又不能吸引用戶的頻繁使用,那么盈利的大前提就喪失了。

      而且很多互聯網從業人員發現,這樣的盈利模式跟前兩年很火的社區電商大有雷同之處,其實這也是平臺類思路發展面臨的競爭風險,很多社區電商進入社區時,其實也有搭物業便車的先例,所以兩者大有殊途同歸的意思,但是這對于雙方來說,恐怕都是避之不及的孽緣吧。

      除此之外,雙方還要面對包括老齡化社區對產品接受程度較低,硬件產品的技術含量偏低,商業模式復制速度緩慢,拓展渠道成本高等一系列共同的問題。所以,整個物業管理行業的電商未來化之路究竟如何,確實還需要一個發展和探索的過程,這樣一個接近萬億級的大蛋糕,看著誘人,想吃下去卻并不容易。(本文轉自鈦媒體)

01.JPG


上一篇:沒有了 下一篇:拒絕代業主收快遞 物業是否“不作為”?
 
浙ICP備16026560號-1
大伊香蕉精品视频在线,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,亚洲高清无在码在线电影电影,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中文